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成果 >> 正文

一树一世界--海南粗榧:天然抗癌先锋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20-05-12 [来源]: [浏览次数]:

推荐词:海南粗榧最大的利用价值在于它是天然抗癌药用植物,是国内含有抑瘤生物碱种类最多和含量最高的树种,其提炼药物对各类肿瘤、白血病和急性淋巴癌有特殊疗效,被确认为是最具潜力的天然抗癌药源和晚期癌症的最后一道防线。

树木档案:海南粗榧,别名红壳松、薄叶篦尖杉、藏杉、度三尖杉,为三尖杉科三尖杉属高大乔木,最高可达20-25米,胸径达80-110厘米。《中国植物志》把海南粗榧归入为西双版纳粗榧。其天然分布于我国南部至中南半岛北部,我国主产于海南省,在云南南部及西部、广东信宜、广西容县和西藏墨脱等地也有分布,散生于热带山地常绿阔叶林中。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中国珍稀植物红皮书》中,海南粗榧被列为“濒危”级珍稀植物,是海南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保护植物。海南粗榧是世界上著名的抗癌药用植物,其木材结构细密,切面光滑,材色清淡柔和,为建筑、家具、装饰上等用材。

树相俊秀 种实诱人

海南粗榧为常绿高大乔木,树干柱状,高耸挺拔,单株生长树冠大,呈椭圆形或卵形,枝叶茂密,飘逸洒脱,翠色欲流,具有很好的观赏价值。树皮褐色、红褐色或红紫色,表面平滑,常有薄片状脱落。叶条形扁平,螺旋状着生在小枝上,紧密排成两列,质地较薄,长2-4厘米,宽2.5-3.5毫米,基部圆截形,先端微急尖或近渐尖,下面有2条白色气孔带。

海南粗榧种实为核果,卵圆形或卵状椭圆形,成熟前假种皮绿色,成熟后常呈红色,看似红枣,非常诱人,易遭各类动物侵食。种子通常微扁,长2.2-2.8厘米,种子含油率28%-32%,油可食或用于制肥皂等工业用油。

海南粗榧和红豆杉科的香榧看起来相似但其实不同,前者吃的是果肉(假种皮),后者吃的是种仁。

天地精华 抗癌先锋

20世纪70年代,我国开展野生植物抗癌药物提取筛选研究,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研究所与中国人民解放军187医院等单位联合研究发现,海南粗榧中的三尖杉酯碱和高三尖杉酯碱这两个成分具有良好的抑制癌细胞的作用,且产于海南的海南粗榧,其药效比云南产的效果好很多。这项研究成果于1985年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海南粗榧的这一宝贵价值引起了国内各大医学和药物研究所的广泛关注,尤其早期部队医科大学和研究机构对抗癌药物提取和功能活性开展了较多的研究。现已证明,海南粗榧树体内天然合成的酯类生物碱含有种类最多,共有11种,尤其是国内外报道对动物和临床有显著抑瘤作用的4种酯碱:三尖杉酯碱、高三尖杉酯碱 、脱氧三尖杉酯碱和异三尖杉酯碱,在海南粗榧中含量最高,动物及临床试验效果也比其他树种显著,对各类白血病及急性淋巴癌有特殊疗效。

海南粗榧常散生于海拔700-1200米山地雨林或季雨林的沟谷或溪涧密林中,分布区气候特点为云雾多,酷似隐居仙人。就是在这种生长环境下,大自然赠与人类如此珍贵的特效奇药,真可谓“藏于高山密林,吸取天地精华,孕育世间良药,普渡弥留百姓”。

海南粗榧一举成名,也给其惹来了较大的灾难,造成不合理砍伐利用,加之生境遭到破坏,且该树种生长缓慢,对生态环境要求高,被采伐的资源在短时间内很难得到更新和恢复,导致现在资源稀少,成为珍稀濒危植物。

海南粗榧播种、扦插、嫁接和组培繁殖均可,利用其基部萌条能力强的优良特性,有学者提出尝试像割韭菜一样培育海南粗榧,提取药源。另有学者尝试进行海南粗榧组培,已从大量愈伤组织中提取出抗癌药源。

有点娇贵 培育讲究

海南粗榧是一种起源古老的残遗植物,为三尖杉科植物中分布最南的树种,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很高,要求阴凉湿润、云雾缭绕环境,相对湿度80%以上,在不适宜的环境下生长不良,树冠收缩成小灌木。

海南粗榧每年3-4月开花,9-10月种实成熟,结实率很低。种实成熟后收回堆沤数天,然后用水搓洗干净。种壳坚硬,具有深度的休眠性,萌发困难,播种前需催芽。可用湿沙或椰糠层积,5℃-10℃储藏90天,也可剪破种壳。海南粗榧造林宜选择热带山地雨林中的沟谷、涧旁的阴湿小平地,宜林下套种,药用培育模式宜密植。初植时控制上层林木的郁闭度0.4左右,此后逐渐降至0.2左右,大树后生长需全光照。

取法有度 价值昂贵

海南粗榧树皮、树干、枝叶和种子中都能提取药物成分,一般胸径8厘米左右时,其酯碱含量最高。在5-6月采收叶片及枝条。在清明到夏至期间采割树皮,方法为在树干基部上方20厘米处和120厘米处,根据树的大小分别对应横割10厘米刀口,然后自上而下对齐割两条切口,剥下树皮。数年后树皮又能愈合成原状,并可继续剥用。

晴天收集树皮较好,但是不能让树皮曝晒,以免破坏生物碱。海南粗榧生物碱价格昂贵,注射型高三尖杉酯碱零售价为每毫克5.6元;目前,海南粗榧生物碱价格高达每千克150万元。

海南粗榧的保护、繁殖和利用研究再次让我们认识到自然界的宝贵资源很多、很好、很奇特,值得大家去探索发现,更需要大家注重保护,合理开发利用。

 

(黄桂华、李意德/热林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