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成果 >> 正文

一树一世界——黄花风铃木:大自然的黄金甲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20-12-30 [来源]: [浏览次数]:

 

推荐词:黄花风铃木是热带地区著名的观花树种,盛花期繁花满树,花色金黄,非常壮观,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黄花风铃木引种到我国后得到了迅速推广,是我国南方地区春节前后主要的黄色系观花树种,在城市绿化、景观营造中深受青睐。每当春天来临,广州市珠江新城CBD整条路两旁开满黄花风铃木,蔚为壮观。

植物档案:黄花风铃木(学名:Handroanthus chrysanthus )是紫葳科,风铃木属落叶乔木,高可达5-10米,树皮有深刻裂纹,小叶片对生,五叶轮生,卵状椭圆形,全叶被褐色细茸毛,先端尖,叶面粗糙;圆锥花序,顶生,花两性,萼筒管状,花冠金黄色,漏斗形,花缘皱曲,但为两侧对称花,甜香,子房二室,果实为蓇葖果,种子具翅;春季3-4月开花,先花后叶。

出身名门地位显赫

说到黄花风铃木就不得不提景观园林中大名鼎鼎的风铃木类植物。风铃木类植物共有3个属,约100个种, 多为乔木或者大型灌木。风铃木类植物花色艳丽,花量丰富,盛花期时具有密集鲜艳的风铃状花,是许多美洲国家的国花国树,例如巴西的国花是Ipê-amarelo(巴西本国称谓,学名:Handroanthus chrysotrichus),巴拉圭的国树是Lapacho (巴拉圭本国称谓,学名:Handroanthus heptaphyllus)。

黄花风铃木原产于南美洲北部地区,在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秘鲁等国有不同的称谓。1948年5月,黄花风铃木正式成为委内瑞拉的国树(本国称谓为Araguaney),其亮丽的深黄色与委内瑞拉国旗上部颜色相应,是委内瑞拉的国家标志之一。

1F160

何清  摄

大自然的金色绸带

黄花风铃木性喜高温,可以在干旱贫瘠的土地上生长。在南回归线以北的圭亚那地盾区,黄花风铃木可长到20米以上,并在海拔400-1700m地区形成大面积的热带落叶纯林。厄瓜多尔与秘鲁接壤的偏远小镇曼加胡科,有一片近4万公顷的黄花风铃木林。在旱季即将结束的时候,这里的黄风铃木开始落叶,然后棕色的毛茸茸的花蕾开始发育。当这些芳香四溢的花朵绽放的时候,它们簇拥在一起,把整个树染成金黄色。黄花风铃木的花期较短,往往只有1-2周时间。当花朵落下之后,会在每棵树的底部形成了黄色的地毯,并成为附近山羊的食物。曼加胡科附近的黄花风铃木在一定的天气条件下可以近乎同步的开花。如同油画般的风景可以延伸到整个山谷,与红色的土壤和蓝色的天空响应,显得分外壮观。

黄花风铃木作为一种热带地区著名的木本花卉,被全球热带亚热带地区广泛引种。在美国、澳大利亚以及新加坡的许多公园、广场和林荫大道,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我国台湾20世纪60年代就有种植,1976年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从美国洛杉矶公园引进了该种,此后国内植物园和园林公司陆续从南美多国引进了不同品系并在国内推广种植。

黄花风铃木既可单独种植,也可同其他植物混合布景,当黄花风铃木盛开的时节,它那耀眼的满树黄色就是整个园林景观的C位。黄花风铃木花语是感谢,这与它随四季变化的风貌有关。春天枝条叶疏,鲜花绽放;夏天萌生的嫩芽伴着吊在枝桠上的荚果;秋天枝叶繁盛,一片绿油油的景象;冬天枯枝落叶,呈现出凄凉之美。在我国南方地区,黄花风铃木于春节前后开花,盛开时金黄的花朵簇拥在枝头,犹如黄色的灯笼迎风摇曳,在微寒的南方初春时节,彰显出勃勃的生机和幸福的寓意,为无数离家复工的人们带来新年的希望。

何清 摄

换个名字就是名贵木材

黄花风铃木以花闻名,同时也是一种优质的木材资源。黄花风铃木所在的Handroanthus属植物能够生产一种密度较高、质地坚硬,且耐腐蚀的木材原料,这种木材在巴西当地被称为Ipê,即久负盛名的“重蚁木”。“重蚁木”是世界上质地最密实的硬木之一,硬度是杉木的三倍,有些进口商也冠以“南美紫檀”的美称,价格昂贵。上世纪60年代末,美国进口了大量的“重蚁木”用于纽约市政公园和公共娱乐设施的修缮,这其中就包括了科尼岛海滩总长达16公里的里格曼步道。修缮后的步道使用了长达25年,直到1994年才被新的“重蚁木”材料所替换,如今已成为科尼岛著名的旅游打卡点。此外“重蚁木”光泽强、纹理交错、具有深浅相间条纹、艺术感强,也可被用于制造地板和室内家具。目前,国际上常用的“重蚁木”多产自巴西和巴拉圭(前文中所说的两种国花/国树就是生产“重蚁木”重要资源),其防火等级可达A1(与混凝土相似),品质优良,受到市场的追捧。

黄花风铃木的心材也是Ipê中的一员,木质密度最高可达1.25g/cm3,具有非常好的机械抗压能力,上个世纪中叶即被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等国用做铁路枕木、木屋框架以及护墙板。黄花风铃木的心材呈黄褐色或黑色,纹理非常漂亮。在南美的传统文化里常被用于制造木制家具、手工艺品和传统乐器。当地土著民族常用风铃木制作狩猎用的弓,因此黄花风铃木在当地土语里和其他的风铃木植物一样被称为Pau d’arco( “弓箭树”)。

 

印第安人传统“神药”

Pau d’arco名字存在于药典的风铃木类植物还是一种印第安人的传统草药。黄花风铃木的树皮和心材中含有多种药用成分,内部的树皮经过加工可制作成一种褐色茶,具有清肺祛痰的作用。黄花风铃木在当地的民间偏方里有着近乎“包治百病”的神奇功效,这源于其心材中高浓度拉帕醇含量。拉帕醇具有细胞毒性,抗菌,抗真菌,抗病毒,抗原生动物,杀虫,抗炎的特性,已被开发成多种针剂或者酊剂,用于治疗感冒、消化性溃疡和糖尿病等。市场上应用较多的Atovaquone(美普龙)就是拉帕醇的衍生物,在治疗肺囊虫病肺炎、弓形体病和疟疾方面效果显著。拉帕醇类物质在癌症治疗上具有神奇的辅助功效,可以有效增加癌细胞内的含氧量,让被破坏的DNA失去被修复的机会,从而让放射治疗在晚期癌症患者体内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

植物分类的“老大难”

风铃木在国内花木市场的走俏促使大量的风铃木资源引入中国。然而,细心的人会发现我国的黄花风铃木在不同的资料中有不同名称,使得苗木市场显得比较混乱。这主要存在一下几个原因:

首先,黄花风铃木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先后被分为黄钟花属Tecoma植物和Tabebuia属植物,直到2007年改为现在的名称。黄花风铃木的科学分类上就存在多个曾用名(例如:Tabebuia chrysanthus),尽管以前的名字和现在不同,但本质上还是同一物种。

其次,风铃木的分布范围很广,地区不同用途不同称谓也存在差异。对于黄花风铃木而言,Araguaney(委内瑞拉称谓), Guayacán(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称谓)和Yellow Ipê(部分地区的板材商品名)的差异就像是红薯,番薯,甘薯、地瓜的区别。而如此复杂多变的名称也使得很多人们无法将观赏植物黄花风铃木、木材原料“重蚁木”以及传统草药Pau d’arco 联系起来。

王西洋 摄

最后,商品化的花卉名称往往以特征性状为概念,鱼龙混杂。黄花风铃木以其深黄色的花冠而得名,但风铃木类植物中开黄花的物种有很多。我国常见的黄色系风铃木有大叶黄花风铃木、小叶黄花风铃木、金花风铃木、金冠风铃木、银鳞风铃木、巴西风铃木等商品名称。这些商品苗木有的是同一物种的不同品种,有的则是完全不同的物种。因此在观赏和鉴定黄花风铃木的时候不能单纯的以开黄花作为依据,还需要从树皮、树干、枝叶和花型等多个方面进行区分。



(文:孟景祥、马海宾、王西洋;图:何清、王西洋/热林所)